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穿越在現實與精神家園里的詩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9:49

  我没有见过空格键,也没有看到过他的任何照片,只是经常在一些杂志或者论坛上,读过他的一些诗歌我一直认为,诗歌其实就是诗人的另一个侧面,就是诗人的阅历,过程或者疼痛的另一种表述或者表达所以,盡管讀了他那么多的詩歌,我對他的印象,一直都還是零碎的我曾经同诗人柯寂讨论过他的诗歌柯寂说,他的语言太细腻了,有时候你甚至不能分辨出,这到底是男诗人还是女诗人的作品他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自言自语般,平静地叙说,冷静而缓慢,平铺不矫情

  其实,每一个诗人都是寂寞和敏感的每一个诗人柔弱的内心深处,都有自己的一个家园,宁静而美好空格键也是,他一直都在努力地营造着作为诗人,作为这个浮躁堕落的世界里,诗人的最后家园他在《我理想中的居所》里这样写道:

  “我理想中的居所,开门应见山:

  一部季节的通史,万千魂灵的宿地;

  时有鹤飞过去,并未留声

  雨水滂沱的下午,我在一张晚报里暗访亲友

  夜里不点灯,我想我会睡得早一点

  我想第二天早上,打开门,湿漉漉的山会向我怀里倒来;

  而我,非得用点力,才能将它扶住”

  这样的居所,有谁不羡慕只是可惜,在现在全面工业化,全面城市化的大背景下,我们一直被驱赶着,从农村到城市,从这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我们的眼角,一直都飞舞着鞭子的阴影我们停不下来,只能在诗中营造着这样的一些美好,安放自己他在《避世者》中这样写着:“当清早的阳光透过粗枝大叶,落满一身他却不再醒来:风吹着,他显得多么轻,如果风再大一点,他就睡在了树梢”其实,在某种意义上,诗人就是避世者诗人通过避世,来让自己轻松,来保持自己心灵的纯净因此,诗人总是在诗中和现实世界中,不断自我放逐着,穿越着,他写道:“——正如雨迟早会停,一棵树的枯朽,是多么自然的事情:毫无意义,不过是让一条河,穿越了自己”作为诗人来说,当我们在现实中受挫,我们总会躲在诗歌里,用文字来慰藉自己当我们因为文字而寂寞的时候,我们又会毫不犹豫地走出来

  在这个纯物质的社会里,诗人注定是矛盾的,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无所适从他在《暮雪》中这样写道:“我想看看这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游魂,是怎样让对峙的天与地,握手言和”“但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或者相信雪,这些无声的火焰或颂歌”但是,诗人不喜欢丑陋,骨子里就拒绝着破碎和堕落甚至连一只锦鸡的死亡,在他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唯美、宿命和不可抗拒“我看见了死亡它比墨绿的夜晚更早它是春天脸上不易察觉的一丝笑容;风不可描述”

  自从来到深圳这个不夜城之后,我就失去了关于夜色的所有记忆值得庆幸的是,空格键记下了“一阵大风吹来,我们才发现,天上已经找不到一颗星我们也终于动身我们将要摸黑走几分钟,才能看到,出门时忘了关的灯”多么温馨的记忆呀,温暖,伤感,而又充满希望有时候,面对着现实,这些家国的记忆,会让我们猛然间抽筋,疼痛“这放下的刀,这不苟言笑的佛,这大难不死的家与国暮色从无穷大逐渐变为,无穷小,小到一针月光,扎在尘世的最孤寂的穴位”

  这些年来,随着社会的喧嚣,我也渐渐浮躁了起来,很难得静下心来他却一直坚守着他内心的宁静,这正是我羡慕的地方其实,这种坚守又何尝不是一种美这种宁静的心态,使他的诗歌纯粹,纯净得不染一丝杂质,有很美的观赏性和可读性他的诗歌没有刻意去追求深度和厚度,甚至连贯穿在诗中的那种禅味和哲学的思辨味道都是淡淡的,那些美好和忧伤也是淡淡的读他的诗歌,如一个老人回到童年的地方,看到满目的芳草萋萋,流水潺潺,耳边却响起了童年的童谣声声……

  他写道:“——我独自醒来,将一颗心,放在高高的枝桠间;我企盼那里,恰好有一个鸟巢”也许,不管这个世道如何变化,只要这个世界还有最后一个枝桠,最后一个鸟巢,来安放我们的诗歌,我们的心灵那么,我们就还有美,还不曾失去我们最后的精神家园

  共 156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诗人一直都在用敏锐的眼睛,寻找着属于诗人自己的精神家园作者读空格键的诗,就感受到了这一点:他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自言自语般,平静地叙说,冷静而缓慢,平铺不矫情他的诗歌没有刻意去追求深度和厚度,甚至连贯穿在诗中的那种禅味和哲学的思辨味道都是淡淡的,那些美好和忧伤也是淡淡的读他的诗歌,如一个老人回到童年的地方,看到满目的芳草萋萋,流水潺潺,耳边却响起了童年的童谣声声……文章语言流畅,赏析精辟,与人共鸣,推荐共赏【:湖北武戈】

  1楼文友: 15: 9:47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孕期各种营养补充方法
枕秃是缺钙的表现吗
动脉硬化吃通心络会好吗
女人小便有异味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