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黔风风云 第023章 御书房议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8:41

黔风风云 第023章 御书房议事

钱元武他们搬到菜园,也倒给柴房添了不少热闹,琪云公主也不少来柴房,有时亲王也来到柴房,他关心的可不是穆阳,而是来看看钱云武他们的休息之地。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晃三个月的时间过去,那个贾道士隔三差五也来到柴房,不过他总是晚上来,穆阳曾问他,“道仙怎么了晚上来这里?”

贾道士小声说道,“哎呀,我的小老大,你小声点儿行不?你难道要把别人吵醒吗?对了,你现在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穆阳将《太上老君感应篇》一放,说道,“哎呀,你别说了,你这个什么破方法,除了能走路以外,我感觉一点儿用也没有。”

贾道士搭了脉,点了点头,嘴里唠唠叨叨念道,“凡事欲速不达呀,心急赶不好道场,一切都要慢慢来,现在你试试运功,然后拍拍这桌子怎么样?”

穆阳看了看那结实的桌子,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说我现在的武功没有恢复,就是恢复了,要想拍碎那木桌子,淡何容易呀!”

贾道士笑了笑,说道,“来吧,试试看吧,试试看吧!”

在贾道士再三催促之下,穆阳气沉丹田,直冲太虚,虎口等全身各大要穴,随后猛地朝那结实的桌子拍去,只听“哗啦”一声,那结结实实的桌子一下子全碎在地上了,穆阳不由尖叫起来,“道仙师父,这....”

贾道士忙拦住他的嘴,一个纵身窜进了柴堆里!正在此时,钱云武他们听到响声,纷纷从屋里跑了出来,只见穆阳拿着书,“枉杀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杀。取非义之财者,譬如漏脯救饥,鸩酒止渴;非不暂饱,死亦及之.....”他高声念着《太上老君感应篇》。

钱云武见了,不由笑了笑,说道,“哎呀,穆阳兄弟,你念经也这么用功呀,天天都在那里念,你到底还要人睡觉不?”

穆阳拱了拱手,说道,“哎呀,各位兄弟,实在抱歉,在下刚刚读到兴致处,一时高兴,才弄出声音来,实在抱歉,实在抱歉呀!”

钱云武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好了,你念吧,兄弟,小声点儿,别弄得大家睡不着!”

穆阳拱了拱手,打了个哈哈,连连赔不是,待钱元武他们进屋后,贾道士悄然无声地出现在穆阳面前,穆阳忙迎上去,“扑通”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多谢师父,多谢师父!”

贾道士忙将其扶起,摆了摆手,说道,“贫道什么时候成了你师父,去去去,别瞎拜,你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算你恢复了武功,也不能逞强,冤冤相报何时了,这端木承一也是被迫无奈才去你们村的,你也别太在意!”

一提起这事,穆阳心中的怒火就升了起来,说道,“道长为何替他人说话?”

贾道士摇了摇头,说道,“哎,真是朽木不可雕矣,你怎么就这个榆木脑袋呢?贫道会害你吧,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武功刚刚恢复,又开始想报仇了,早知如此,贫道何必要救你呢?”

看着贾道士失望的样子,穆阳心里有些纳闷儿,他心里十分明白,这贾道士对他有再造之恩,他决不可能害他,但他就不明白为何不让他报仇,想着想着,穆阳走上前,拱了拱手,说道,“多谢道仙相救,但他毁我家园,杀我亲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贾道士摇了摇头,失望极了,他叹了口气,说道,“哎,看样子,贫道是救错了人,贫道能给你恢复武功,也能废了你武功,甚至要你小命,可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太上老君感应篇》除了可以让你恢复武功外,还可增加你的内力,但从今往后,你我缘分已尽,但愿你在报仇之前,三思而行,你好自为之吧

!”

说着,纵身一跃,悄无声息地离去,穆阳想挽留,但贾道士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不知贾道士为何如此劝阻他报仇,但看得出事,贾道士是真心对他好,要不也不会将《太上老君感应篇》相送。

......

日子一天天过去,穆阳信心大增,更加勤奋地钻研《太上老君感应篇》,他的功力也大增,不出一个月,亲王正在菜园与钱元武他们谈天说地之时,老实人匆匆赶来,报告说,“亲王殿下,国君让你带刀将军到宫里,有要事相商!”

亲王点了点头,他从来不过问什么事情,对钱元武他们说道,“各位,大家要注意,这禅武合一之事,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达到的,只要大家参悟透后,那时你们自会知道其中的奥妙!”说着,带着刀疤子匆匆朝宫中赶去。

御书房里,章丞相父子,还有几位大将军,几个亲王都到了,端木亲王一到,国君便开口说道,“好吧,众卿都来了,今日急着召集大家,主要是为了东北方出现一批不明身份之人,昨日东岭守将上官秋森来报,说这股敌人已经威胁到我苑月东北边境,大家看该如何是好?”

秦禄尧道,“早就听说东北有狼人,以食我国民为生,屡派兵前往一探究竟,只因有些人自视清高,非要用什么仁义来降服狠人,始终无果,这倒好,还没降服别人,别人却找上门来了!”

秦禄尧所说之事发生在前两年,当时听闻东北方出现狼人时,端木承一主动挂帅,亲自前往东北,他并不主张力战,他想说服狠人,归顺苑月国,出征一年有余,始终无果,但不知怎么的,狼人这两年却未到边关骚扰过苑月国,这次却不知为何来到东岭!

刀疤子心里十分清楚这个秦禄尧在故事重提,上前一步,吼道,“你说什么呢?什么始终无果,这两年狼人来犯过吗?你有本事,你去降服狼人好了!”

秦禄尧并不示弱,说道,“是呀,也不知是谁在这御书房信誓旦旦说什么不战屈人之兵,要用什么仁义教化狼人,要在东北构建什么铜墙铁壁!”

刀疤子道,“狼人不与我苑月国为敌,自然就可为我苑月国竖起御敌围墙,这个简单道理,连三岁小孩也知道,你身为兵部总管,难道连这一点你也不明白?”

章丞相笑了笑,插嘴道,“刀将军这话恐怕不妥吧,试想想看,我泱泱苑月国,兵多将广,区区东北算得了什么?何须要这个狠人来为我们驻守边关呢?”

刀疤子还想说点什么,国君却把手一挥,说道,“好了好了,各位就不要争吵了,那都是过去的事,关键是现在,大家看看,现在该怎么办,这狼人虎视眈眈,长驱直入,侵我东岭,我们该怎么办?”

国君的话,打断了刀疤子与章丞相的争吵,同时也将所有人都带进了一片静寂之中,这挥师而进,可不是儿戏,大家都在酝酿着应对的方法。

漯河治疗白癜风方法
乌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巢湖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漯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乌海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