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极品相师 264 阴间夫妻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8:09

极品相师 264 阴间夫妻

“巫医來了!”唐振东等人刚走出去不远,后面就有人喊來了巫医。

苗寨的巫医,一看唐振东的表象,一问他的症状,就大惊失色,“你中的是苗疆最毒的金蚕盅。”

巫医一句话,让众人大惊失色。金蚕盅虽然名气很大,但是已经在苗疆绝迹好多年了。一來是金蚕盅得來不易,二來是金蚕盅太过毒烈,中了金蚕盅的人十人九亡。

这一次苗疆金蚕盅又一次重出江湖,怎么不让短裙寨的人浮想联翩。昨天,长裙苗寨的人刚走,今天刚选出的苗疆领就中了金蚕盅。

联想到长裙寨的人开始时候对唐振东的敌对,虽然最后也把酒言欢,但是却不能不让人想到这个问題恐怕就出在长裙寨刚走的木错等人身上。

“族长,这事一定是木错等人干的,他们连魂盅都能练出來,想必炼出金蚕盅也不是难事。”这是短裙寨一个族中长老説的。

“对,肯定是木错,他早就看我们大领不顺眼,这次他刚走,大领就在我们寨里中了金蚕盅

极品相师  264 阴间夫妻

,他这是明显的嫁祸给我们,让我们背负对大领下盅的恶名,让我们受整个苗疆的谴责。”

“对,对,一定是木错,这也太巧了,他刚走,我们大领就中了盅。”

众人议论纷纷,徐功茂徐大族长听过了族中几个长老的话,也吩咐族中之人,立马去追应该还未返回长裙寨的木错等人。

“等等,”唐振东一挥手,刚准备阻止徐功茂徐大族长派人去追木错,就被徐月婵打断了,“他这金蚕盅是我种的。”

“啊?”短裙寨众人轩然大波。要知道金蚕盅的培育极难,十几种毒虫互相撕咬,并不一定就能有幸存下來的,并且幸存下來的也并不一定就像金色的蚕,不像金蚕的那就不叫金蚕盅。

就是因为金蚕盅有诸多的限制条件,所以金蚕盅已经在苗寨好多年沒出现过了。如今金蚕盅重出江湖,而且先就种在了苗疆新领唐振东的身上,这怎么能让寨中众人不心惊?

唐振东看着这个昨晚才跟自己表白过的女孩,今天又亲口承认给自己下了盅。

“月婵,为什么要给我们苗疆新领下盅?”徐大族长太长时间沒见自己这个已经成了苗疆圣女的女儿,説话也并沒有疾言厉色。

徐月婵并沒有回到父亲的话,而是转向唐振东,眼泪瞬间滚出眼眶,“你真的不肯为我留下來吗?”

唐振东摇摇头,“不行。”

“那你也不肯带我走吗?”

唐振东依旧摇头,“我在家乡有恋人,是不可能带你走的,请你原谅。”

唐振东説话斩钉截铁,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给徐月婵任何的希望。要不然,这个希望会越长越大。

“那我再退一步,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只求与你相伴,这样你会同意吗?”徐月婵已经把自己放到了无限低的地方。

“对不起,请你原谅。”

“那好,我们苗女一生只爱一个男人,你肚中的这只金蚕是我养了十年的了,它与我血脉相通,你死的那天,就是我饲养的这只金蚕毙命之时,我也不会独活,也会到阴间陪你。既然我们今生不能在一起,那希望我们在阴间可以再做夫妻!”

徐月婵已经泣不成声了,其实她并不是真的希望唐振东去死,她也跟随唐振东去,她只是希望唐振东能回心转意。

“对不起,我做不到,我有爱人,我非常爱她,如果是要死,我只会跟她一起死,如果她愿意的话。”

“那她都不愿意跟你一起死,怎么还能説她爱你呢?”

“她爱我是她的事,我爱她是我的事,我爱她,我希望她以后更好的生活下去,而不是到阴间陪我!”

唐振东説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刘家三兄妹紧紧跟着唐振东。不过徐曼丽原本打算回学校,现在看到姐姐悲痛欲绝的模样,自然是也暂时不想回去了。徐曼丽不回去,刘叔虎也就势留了下來。

徐曼丽直到现在才知道姐姐用情至深,对唐振东的感情已经到了以死殉情的地步了。

徐功茂徐大族长也对自己的这个女儿无可奈何,虽然他也想狠狠説説女儿,让她赶紧给唐振东的盅解了,但是自己这个女儿并不只是自己女儿,是这一代的苗疆圣女,并不适用于族规。

徐功茂也为唐振东担心,不过看上去唐振东并沒有中了金蚕盅的特征,中了金蚕盅之人,会剧痛难忍,最后全身乌黑而亡。这只不过是十几分钟之内,或者説是最多一个小时。但是唐振东刚才只是剧痛了一阵,时间也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按理説,中了金蚕盅,一个小时就是人生命的极致,不过唐振东看上去跟沒事人一样。

不过,自己苗疆的这个新领可不是一般人,就连苗疆的魂盅都不能奈何他,那跟魂盅齐名的金蚕盅也许还真的奈何不了他也説不定。

。。。。。。。。。。。。。。。

唐振东带着刘家两兄妹,还有刘家的两个保镖,一路翻山越岭,來到雷山县城,然后又倒车,坐飞机,返回香冈。

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唐振东先跟于清影打了个,跟她説了自己还要留在香冈几天。其实唐振东本來准备这次回來后,就马上返回海城的,但是现在自己中了苗疆至毒金蚕盅,虽然这两天自己身体沒有感到多少的不适,但是自己确实是中了盅毒了。

而且这个盅毒,唐振东自己能感觉到就在自己胸口,紧紧的跟自己内里口袋中的佛祖舍利紧紧相对。

跟佛祖舍利吸收的魂盅不一样,这个金蚕盅却不是舍利能吸收的了的,只不过是金蚕盅更喜欢佛祖舍利上出的暖融融的能量,这种能量比自己的身体更为舒适,所以金蚕盅就一直沒动,紧紧的贴在自己胸口舍利部位。

唐振东即使再想念于清影,在这个当口,他也不会回去,如果自己刚一回去,就盅毒作,死在于清影面前,那该让她多么伤心?还不如自己静悄悄的死在外面。

唐振东跟于清影表达了思念之后,于清影也暗示了让他早diǎn回來。唐振东表示了答应。

刘伯虎一下飞机就跟父亲刘金雄和继母赵雅芝説明了三弟的病好了,不顾需要过几天再回來。

刘金雄一听很高兴,虽然自己的这个小儿子贪玩了diǎn,但是説起來还是非常孝顺的,也很得刘金雄欢心。刘金雄本來想设宴款待唐振东,但是被唐振东婉言谢绝了。

唐振东感到如果自己的时日不多了话,那岂能把时间浪费在吃饭喝酒上面?

唐振东一回去,就去香冈给父母和于清影买了不少奢侈品邮寄了回去。他怕自己时日无多,所以钱也沒省着花,花钱很是一个大度。

闲着沒事,就跟师父孙玉尧练习太极拳。在平日里逛街还有独处时候,繁杂的思绪,打拳的时候,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如水的心态,那个时候,仿佛生死都离自己很远。

“振东,你是不是有心事?”孙玉尧打了一辈子拳,误了一辈子道,慧眼如炬,火眼金睛,一下就看到了唐振东的心事,尽管唐振东这心事并沒有表现在脸上。

“师父,你説人一生是为了追求什么?”

“追求?有人追求名,有人追求利,还有人求色,不过这些都不能长久,唯有追求道才能长久。”

“道?什么是道?”

“宇宙天地间的奥秘就是道,我的师父一生默默无闻,他追求的就是道,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天道。我从來不知道他竟然功夫群,而且大大有名,他的名气不是自己説出來的,而是一个日本人从他的传记中提到的,可笑我年轻的时候一直以为师父的功夫很一般呢,呵呵。”孙玉尧想起了自己的师父,一脸的微笑。

“哦?我的师爷?师父,你给我讲讲呗?”唐振东听到师父孙玉尧讲起了师爷的故事,也來了兴趣。

“师父活了九十九岁,在他九十六岁那年,他家里來了一个日本人,这个日本人听説师父功夫高,所以不远千里,过來挑战。他第一次见到师父的那一眼,满脸的不屑,我能从他的眼中看出他对于传言的不屑,这个人日本人,叫大山倍达,是日本极真空手道的创立者,也是世界上的dǐng尖高手,一身硬气功,全身如钢筋铁骨,坚不可摧。一生中空手与公牛搏斗五十余次,击毙公牛三十多头,一双肉掌,能生裂牛角,与他交手者,九死一生。”

“不过,那时候大山看到师父老态龙钟的模样,却沒好意思下手,因为师父太老了,仿佛一阵稍微大diǎn的风,就能把他吹走。大山在见过了师父后,沒谈交手的事情,转身就走。用大山当时的话是这么讲的:我怕我説话吐出的呼吸,稍微强烈一diǎn,就能把师父他吹倒。”

淮安治疗癫痫病费用
淮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淮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淮安癫痫病
淮安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